痢疾

碎阳

有个大大,搞了个大新闻,无聊透顶的那种,嘛,换个圈还是大大,因为会产粮。
但我真的讨厌这种人,人品仿佛在画上一笔一划里,荡然无存。
它圈遇故知,不如不见。

……又有个画手爆抄袭。
不置可否,因为不是特别了解。
默默瞄了下自己的,觉得也有点俗。

被冰尤气的凸^-^凸你真棒。官方自己背叛自己的人设,就想着发周边圈钱圈钱,蜡屐。伐克。科科。

硬生生转黑,官方真棒。人生第一次上升到这种程度的讨厌作品。nnnnnnnnnnnba

喜欢的一对, tag里有不喜欢的人的文,人 文 都挺要我命的,点开都是那个人,就很气。屏蔽好了,然后想,为什么这样子的文章会有很多人点赞,微妙的绝望。

喜欢很多年了 早就是养老模式了。结果是不是我真的太弱,除了名字和一些强加傅会的描写,有哪里是他们了啦?愤怒,心累,诸如此类,不一一细道。

只想用红心淹死那些真正的用心去萌他们的太太。

挣扎着看着狗皮,还是初始好看

只有现在,只有我。

直至暂无遗憾,得到一时安定。
但我不能,我不能。

喜欢的太多,只觉得世界真美好。
避而不及时,手也多少有些倦怠。

我觉得只要我还的记忆没有出现意外缺失,我永远都会为他俩的甜蜜可爱的不能自已,为那未尽的言语伤痛欲绝以甚乎己。
Rose and Doctor 10th.
早上还得爬起来上学,我也已许久未曾看过dw,然而,一张图又一次如此简单地唤醒了一条老狗可怜不多的浪漫和爱的情怀。
哭死了。

她超棒

分享Lorde的单曲《Green Light》: http://163.fm/FANXusWi  (来自@网易云音乐)

© 痢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