痢疾

螺旋的起始亦已打破单调的反复。

现充生活真开心。

我前天有了对象。

大人が大嫌い

For Your Entertainment (Tour Edition) Adam Lambert

多情者扰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是无敌的。

我被这身皮囊困住也好,被这天地囚了也罢,生来剪断母亲的脐带,死后也不带走一件衣物。

谁有来生。当歌且醉。

Dream of U,never.

只要我跑的足够快,寂寞是追不上我的。

生活完美地强 奸了我,而我总有一天要搞回去。

尽情深陷这些欲望,烟花般绽放,留下绚烂化成烟雾消散,再见。

于是我知道了,我在假惺惺的表现我的优秀,尽管也许还算有点水平,到底难登大雅之堂,而我的不甘又在叫嚣着,撕扯,摧毁,废墟重建。

某个晚上,顶着点细雨,天气还是很冷的,就这么一路走回老家,已经很久没一个人,冷静将自己独立出来,去用语言羞辱自己,像大体老师一样躺在解剖台冷漠而带点敬意地被剖开五脏六腑,那些思绪又给予了我前进的指示,一个人在新环境过,学会了包装,不自觉地吹嘘夸大,行动的矮子,懒惰,而膨胀,都忘了自己到底咋样了,的确懈怠了,很多事情没处理好,放任情绪将自己毁灭将一切搞砸,或许我是聪明的,但一年级的一百分跟高三的一百分会是一模...

逍遥

与世界相互拥抱,没有人是它的唯一。
与时间耳鬓厮磨,是以混沌或而清醒。
清竹无酒,风作剑。
藻荇交横,柏影也。

© 痢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