痢疾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我很好。只要你好。不用在意。

此处再无人眠。

虫豕论

追求个性不需要别出心裁,力达鹤立鸡群。

太把自己高看一眼往往是致命的,当这神州大地十四万万真没人啊。

再说了,个性不是用来追求的,而是我活着,就是我。

大人が大嫌い

多情者扰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是无敌的。

我被这身皮囊困住也好,被这天地囚了也罢,生来剪断母亲的脐带,死后也不带走一件衣物。

谁有来生。当歌且醉。

Dream of U,never.

只要我跑的足够快,寂寞是追不上我的。

生活完美地强 奸了我,而我总有一天要搞回去。

尽情深陷这些欲望,烟花般绽放,留下绚烂化成烟雾消散,再见。

于是我知道了,我在假惺惺的表现我的优秀,尽管也许还算有点水平,到底难登大雅之堂,而我的不甘又在叫嚣着,撕扯,摧毁,废墟重建。

某个晚上,顶着点细雨,天气还是很冷的,就这么一路走回老家,已经很久没一个人,冷静将自己独立出来,去用语言羞辱自己,像大体老师一样躺在解剖台冷漠而带点敬意地被剖开五脏六腑,那些思绪又给予了我前进的指示,一个人在新环境过,学会了包装,不自觉地吹嘘夸大,行动的矮子,懒惰,而膨胀,都忘了自己到底咋样了,的确懈怠了,很多事情没处理好,放任情绪将自己毁灭将一切搞砸,或许我是聪明的,但一年级的一百分跟高三的一百分会是一模...

嘘——

此地不流行悲剧。
故歌舞升平,粟红贯朽,洋洋然太平盛世。
讪君卖直乎?非也然也。
翻云覆雨者作威作福,随波逐流者沉默不语,城门鱼殃避之不及。
此地不流行悲剧。
应是赤旗行野,二十四字。

© 痢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