痢疾

碎阳

善用屏蔽此人推荐这个功能……因为我很烦。。。推荐作品实际上只不过是作为想给这个作品增加热度的一种手段而已。。。
但非常怕扰民。。。

玄策什么时候上架?被耳朵萌的不行

正是因为思考,我才不只是轻贱的芦苇,短过的蜉蝣。
但也并不会因此高贵而长生。

只有现在,只有我。

直至暂无遗憾,得到一时安定。
但我不能,我不能。

喜欢的太多,只觉得世界真美好。
避而不及时,手也多少有些倦怠。

我觉得只要我还的记忆没有出现意外缺失,我永远都会为他俩的甜蜜可爱的不能自已,为那未尽的言语伤痛欲绝以甚乎己。
Rose and Doctor 10th.
早上还得爬起来上学,我也已许久未曾看过dw,然而,一张图又一次如此简单地唤醒了一条老狗可怜不多的浪漫和爱的情怀。
哭死了。

废了。
希望可以吧。
自以为是,某个程度上而言,但其实这样节奏下的自己继续发展下去最糟糕了。
还真是怠惰啊。
道理书上都有,但有切身经历的话才能更好体会到吧。
我又称得上什么呢?
即将面对一些日后不知会不会后悔的重要的事。
高考。
迷茫,但我应该有个方向的。
浑浑噩噩分明是我言辞上最不屑的姿态之一。
于是终于到了今日。
我即将失去。

而一切都像沉默的河水般,汩汩而来,离我而去。
而每次打湿我挽起的裤脚的浪都不尽相同,我也乐的偷懒得不去挽高这湿重的累赘。
我已经失去。

如此如此,我真无趣。
废了。

畏惧,抗拒,不聚。
听希拉作响的风将老旧窗框的鸡皮疙瘩吹起,像酥脆的骨头相互击打,碰撞嘶吟,砸出不同大小的块粒,又像心事重重的谁在外敲扣,断断续续的,这风吹乱了夕阳里秩序井然的急切归雁,又终于让灰蒙蒙的云盖住了高远的蓝天,我是否应该邀门外的人儿来听一曲,想想明日的面包何处拾掇?
无人应答。
我只好祈祷这风不要刮落这朵自私的花,毒蜂用尾上的刺判处它无处可逃的罪。
我想没什么了。

只需要一张剧照,我特么就又跌回这个老坑……Doctor10th和Rose,他看她的眼神明亮得惊人,专注又情深,他就这么注视着他最珍视的姑娘……该死,哭成狗!
官方的人类Doctor版填坑总是让我难受……我最爱的一对……

© 痢疾 | Powered by LOFTER